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學網 > 小說庫 > 官場 > 明末第一禍害

更新時間:2019-07-31 15:39:04

明末第一禍害 連載中

明末第一禍害

來源:幻想書院作者:紅燒大肘子分類:官場主角:王業泰李仙兒

主人公叫王業泰李仙兒的小說叫《明末第一禍害》,是作者紅燒大肘子寫的一本官場風格的小說,內容主要講述:崇禎十七年七月多爾袞:“還是皇兄說的對啊,取燕京如伐大樹,須先從兩旁研削,則大樹自仆,這中原還不是打進來了嗎,李自成你個小樣的你也別跑。”弘光元年多鐸:“王業泰,你能不能別追了,皇兄救我啊!”李自成:“幸好追你去了,跑這么遠可累死我了。”隆武元年多......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昨天因為替張世澤頂包,王業泰平白無故的挨了自家老頭子一頓胖揍,今日本就是在氣頭上,面對張世澤不斷拋來的小眼神,王業泰梗著脖子,卻絲毫都沒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沒有了王業泰幫忙的張世澤,頓時方寸大亂,二十多號兵油子干脆一齊撂了挑子。

“業泰,業泰,昨日弟弟我也實在是無奈之舉啊。”

見指揮不動這些兵油子,無奈之下張世澤也只得是提前解散了眾人,王業泰扭頭便要打道回府。

看著執意回家的王業泰,張世澤悲愴的攥著自己的荷包道:“慢著!我去請你去醉花樓。”

一聽到醉花樓三個字,王業泰雖然面色不改,但是也停住了腳步。

自京城每一代的紈绔,總有一個比較早熟的孩子,在一次機緣巧合的情況下,走進一家秦樓楚館,而后一傳十十傳百,為這些紈绔子弟打開一個嶄新的世界。

看著停住腳步的王業泰,張世澤總算是松了口氣。

...........

解散之后的軍士們,早已被耗盡了力氣,一個個如同死狗一般,爬到了樹底下,乘著涼喝著涼水。

“三哥,在這么訓下去真不是辦法啊,咱這條老命都快被這倆小爵爺給收去了。”

李老三其實心里總覺得過意不去,李老三跟趙天開這些人有些不一樣,家里大大小小五個兒子,現在一個個的都陸續到了十五六歲的年紀,正所謂半大小子吃死老子。

這王業泰張世澤兩人,一接任便犒勞了一頓眾人,這幾日雖然訓練繁重,但是李老三終于吃到了肉了,這可是軍中私兵才有的待遇,這么一鬧,李老三的心里便有些過意不去了。

就在此時,軍營門口忽然有三四個穿著破破爛爛的半大小子抱著幾個飯盒打打鬧鬧的跑進了軍營。

李老三猛地站了起來對著其中一個小子喊道:“辰兒?”

一群半大小子瞬間找到了自己的爹,已經被關在營中七天的軍士瞬間在地上爬了起來,李老三摸著兒子的頭問道:“辰兒,你咋來了?”

“爹,這是娘蒸的白面饃饃,娘讓我給你送些來。”

“白面?家里哪來的白面?”李老三一驚,按說自己媳婦平日里根本不可能舍得買白面,莫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還沒等李老三繼續問,李辰趕緊說道:“昨日家里來了個大哥,送來了好些白面布匹和肉,還說什么原本想給銀子,但是怕娘不舍得花便買成了這些東西。”

李辰此言一出,李老三猛地打了個激靈,趕緊問道:“那人可曾說他叫什么?”

“呃,娘說是哪兩個爵爺送來的,我忘了。”

看著飯盒中還冒著熱氣的白面饃饃還有一碗肉湯,李老三猛地回頭正好看到同樣迷茫的趙天開正稀里糊涂的看著自己。

此時陸陸續續的又來了幾個孩子都是給這群兵油子送吃食的,李老三皺著眉頭對趙天開說道:“老趙啊,這次咱們怕是做的有點不地道啊。”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張世澤生拉硬拽的將王業泰拉到了醉花樓,但是當兩人來到了正陽門外的時候,卻發現原本應該熱鬧的正陽大街上竟然沒有什么人。

走到醉花樓的門口,只聽得原本尖聲尖嗓的老鴇此時像受了驚的鴨子道:“幾位爺,您就行行好吧,這丫頭片子真的不是我們醉花樓的姑娘啊。”

“小爺管她是哪的,小爺在京城,就沒見過這么不給小爺面子的。”

在老鴇身后護著的,是一身材瘦削的女子正黛眉微蹙盯著眼前的那紈绔子,王業泰起身剛要向前,便被張世澤死死的拉住了。

“業泰,你瘋了不成?這廝是張閣老家的老二,現在惹他們干嘛?”

王業泰倒是沒在想這貨是誰,王業泰只是瞅到了在這姑娘面前的一本書,跟那日飛進考場的那本奇書竟然極其相似。

張世澤還沒回過神來,王業泰已然是閃到了張崇年的面前。

張崇年被突然冒出來的王業泰驚的一愣,隨即回過神來,冷笑道:“這不是新建伯府的小爵爺么。”

王業泰默然道:“張公子,不妨買我一個面子,今天這事就算了吧。”

老鴇隨即附和道:“是啊,張大少,我們這也是小本買賣啊。”

“這新建伯府把醉花樓給盤下來了?”

張崇年環視四周不經意的說道。

“沒有。”

“那你管閑事,可就得掂量掂量幾斤幾兩了。”

張崇年兇光乍現,王業泰也針鋒相對,張崇年一揮手,身后便聚齊了七八個身穿粗布衣衫的壯漢。

“今兒個我還非保不.......”

“我去你大爺的!”

王業泰直感覺自己腦門上一陣涼風吹過,接著一把圈椅便直接砸在了張崇年的腦門上,把張崇年給砸懵了。

還沒等張崇年發話,后面的幾個壯漢瞬間便朝著王業泰沖了過來,張世澤暴起發難,一腳便將張崇年踢出去了三步遠。

張崇年坐在地上氣的直打哆嗦,指著王業泰和張世澤道:“給,給我打!”

接下來倒是王業泰吃驚了,萬萬沒想到這小姑娘看起來瘦弱,但是打起架來卻招招往要害處。

隨著周圍湊過來張家的家丁越來越多,雖然王業泰和張世澤兩人都會些功夫,但是架不住對方人多,很快兩人連同那個小姑娘,便被團團圍住。

就在此時,正陽大街上,出現了一大批身穿鴛鴦戰襖的羽林衛軍士,這幾天的訓練也算是初見成效了。

見王業泰兩人有難,一句話都沒多問,直接便沖進了醉花樓,三下五除二就放倒了張家的家丁。

李老三像拎小雞子一般的將張崇年扔在了王業泰面前,雙手抱拳跪倒在地道:“小爵爺,之前我們弟兄們多有得罪,還望小爵爺千萬莫見怪。”

張崇年打著哆嗦有些結巴的看著王業泰道:“王業泰!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嗎?你爹襲爵還是我爹給批的!”

如果那本書上記的不錯的話,這張崇年的老子張四知,明年就要被問斬抄家了,王業泰倒是絲毫也不怵這貨。

一腳踢在了張崇年的臉上道:“是誰,也不能強搶民女,這是大明律,是太祖皇帝定的!滾!”

王業泰一松口,身后的軍士瞬間讓出了一條路,張崇年捂著腮幫子幽怨的看著王業泰一眼之后,低著頭小聲道:“你給小爺等著。”

言罷張崇年便在家丁的攙扶下,連滾帶爬的離開了醉花樓。

李老三跟趙天開,帶著剩下的十八名軍士,跪倒在王業泰的面前,久久不肯站起來。

張世澤一愣,詫異的看著王業泰。

“小爵爺給我們幾個家里送的東西我們都收到了,還望小爵爺大人不記小人過。”

張世澤震驚的看著王業泰久久說不出話來。

王業泰也沒有拿捏,一揮手道:“既然大家伙今天都來了,那我就在做一次東,老鴇,備些酒菜吧。”

原本老鴇感激的說道:“小爵爺,您今天替小店解了圍,這樣吧,這頓飯算是老奴請了,幾位里面請。”

王業泰也沒有推辭,只是在眾人上樓的時候,王業泰偷偷的駐了腳,張世澤見王業泰一直死盯著那個姑娘心中便明白了什么事,直接招呼著眾人上樓。

不過這次張世澤算是猜錯了,王業泰對這姑娘可是一點意思都沒有。

小姑娘原本白皙的臉頰也被氣的通紅,似乎是有些驚魂未定的看著王業泰。

王業泰也不多說,只是默默的在一旁的二胡便撿起了那本書問道:“姑娘,這本書你是在何處弄來的?”

小姑娘一愣,看著王業泰說道:“這是我爹留給我的。”

“那賣給我如何?”

一得知王業泰要買書,小姑娘瞬間冷靜了下來,看著王業泰道:“不行,這是我爹留給我最后的東西了,我不會賣的,除非......除非你幫我把我家的鋪子贖回來。”

“什么地方的鋪子?”

“正陽大街的丙字號胡同。”

“好!”

當天夜里,當王業泰醉醺醺的回到了新建伯府的時候,王先通已經黑著臉坐在正堂等了許久了。

當看到自己老爹和老爹身邊的藤條時,王業泰的酒瞬間便醒了一大半了。

“小兔崽子!今天你又干嘛去了?”

今天王業泰跟張世澤當街痛毆當朝內閣首輔兒子的事情,已經幾乎是傳遍了整個京城了。

當然,勞苦大眾對于這樣的事情是比較喜聞樂見的,最好是打個同歸于盡,吃瓜群眾才夠爽。

不過張四知可不是這么好相與的,這王業泰的這巴掌算是生生的是抽在了他這張老臉上了,這要是不做點動作,估計日后張四知可就在內閣混不下去了。

第二日清晨,王業泰上次挨的打還沒好,便又添了新傷,還沒等王業泰去上差點卯,宮里便來了太監,直接闖進了新建伯府。

“萬歲口諭,宣新建伯王先通,昭信校尉王業泰即刻入宮覲見。”

王先通心知肚明,這怕是張四知已經在宮里將父子二人給告了。

小說《明末第一禍害》 第6章 英雄救美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異世小說
  2. 民國小說
  3. 修仙小說
  4. 言情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总和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