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太古狂魔

更新時間:2019-09-05 19:04:03

太古狂魔 已完結

太古狂魔

來源:追書云作者:鬼才分類:武俠主角:秦天烏清雅

主角叫秦天烏清雅的小說叫做《太古狂魔》,是作者鬼才寫的一本仙俠武俠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他以卑微的奴仆之身,卻和高高在上的神仙立下生死賭約。他以最微末的外門身份,卻能將整個天元世界攪得風起云涌,無數絕世強者,為之傾狂。他為仙,斬妖除魔,正道滄桑。他入魔,怒罵蒼天,血染大地。布衣之怒,如何伏尸百萬,流血千里。且看秦天狂魔之旅……...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夜涼如水,楓葉秋黃。

云嵐仙宗雖然是仙山,但是也無法阻擋時光的流失,春夏秋冬,四季更迭,季節轉變著四周的景色自然不一樣,萬物有它自己的規則和運轉。

“靈蛇游步!”

淡淡的月光淋灑,氣氛寧靜而幽遠,月光下方,一道身影非常的靈活,圍繞著一株古樹旋轉,留下道道殘影,動若脫兔,隨即那身影如同貍貓一般,幾個攀登的動作居然就竄到了樹梢上。

“這招‘猿猴梯縱’,真是厲害!”

這身影不用多說,正是秦天,他討好的靈禽中鶴仙子,還是那群靈禽中的大姐大,鶴仙子一聲令下,那些靈禽,指點起秦天武道來倒是不遺余力。

“黑虎銜尸!”

秦天猛的一個鷂子翻身,平穩的落在地上,旋即他屈蹲著身子,狂暴氣勢,居然在他身上升騰了起來,雙手凝爪,十根手指如同虎口獠牙,朝著古樹狠狠一抓。

一步踏出,虎威凜然!

秦天身攜猛虎下山之勢,帝王巡疆,王霸之氣,君臨天下。

“撕拉!”

那古樹被瞬撕了一大塊樹皮,足有寸深,而那樹皮在秦天的掌中很快就化作了齏粉,他雙手相互一拍,木糠紛紛揚揚。

“靈禽授武,果然非同小可,這短短一個多月,我也有了千斤巨力。”秦天興奮的舔了舔嘴唇,雙眼亮如星辰。

本來,他根本做不到魔鬼般的訓練,體質虛弱,超強度的苦修身體素質也跟不上,不過鶴仙子卻給他鶴涎,以及三天一枚蛇膽,那蛇丹是來自“金烏冠蟒”,一枚蛇膽,勝過百天苦修。

萬管齊下,等于是給秦天他筑基。

千斤力量為一‘鼎’。

換句話說,不過一個多月時間,秦天已經達到了肉圣四方的神勇境界。

這要是在世俗中,簡直不可想象。

“什么叫做仙凡有別,這就是啊!”秦天還僅僅只是,靈禽在教授他武藝,進步就已經如此神速,如果真的是仙人傳授道法,那會恐怖到何等地步?

“傳聞…這世上有真仙,真仙之下為眾生!”

這是秦天聽到最多的一句話。

“肉圣境界,一共分為十方,就是十個等級,十方大圓滿的高手,稱為武圣,這已經是肉圣巔峰,凡人所能夠達到的極限。然而,武圣如果再進一步,那就能蛻凡成仙,那已經不是凡人,成圣化仙,龍蛇演義,這種人被尊稱為‘地仙’……”

地仙眼中,王侯將相已經是螻蟻般的存在。

“那么,傳說中的真仙呢?”

秦天簡直不敢想象。

就在秦天勤修苦煉的同時……

“牧爺…….”

一群人湊在了一起,為首的正是鄂下長著黑痣的烏牧,他被眾星拱月,四周都是在奉承他的隨從,其中包括那白狼和趙二。

“怎么樣了?”烏牧提著紫砂壺在吃茶。

“那賤仆在練武呢。”

“哈哈,臨時抱佛腳,又有多少手段。”

“咱們弄死他……”

“堂妹怎么說?”

“牧爺放心,這都過去一個多月了,郡主才出關過一次,聽說仙宗的入門弟子,宗門賜給了辟谷丹,一枚丹藥,可以讓人七天七夜不吃不喝。郡主出關一天后,再次閉關,想來那賤仆是在扯著郡主的虎皮,嚇唬人呢。”白狼一雙三角眼,消瘦臉型給人一種精干感覺:“廢了那小子,哪怕是郡主出關后,知道這事肯定也不會說什么。”

“對啊,廢了那小子!”

“那賤仆是找死!”

圍繞著烏牧的豪奴,紛紛揮舞著拳頭。

“練武?”烏牧笑了。

他笑的陰森,區區一個養馬的奴才,郡王府最卑賤的仆從,憑什么和他平起平坐,憑什么豢養靈禽?

在烏牧的心中,這是對他的侮辱。

“走,看看他練到什么程度。”烏牧他起身活動了下筋骨,滿臉的戾氣和殺機,嘴角勾勒出來一抹諷刺。

“區區一個多月,又能練到什么程度?”烏牧不屑的哼了聲。

烏牧為首的一群人要找秦天麻煩的時候,秦天正準備返回,他耳朵突然如貍貓似的動了幾下,臉色更是凝重了起來。一絲殺氣,從林木中透露了出來。

“哈哈,看來這賤仆還挺警惕,這些天來,勤修武道,看來也有了一點造化,這臨時抱佛腳還是有點用地。”叢林夜色,一道聲音諷刺的傳遞了過來,透過月光,秦天發現自己被一群人包圍了。

“烏牧!”秦天雙眼一瞇,同時將氣息收斂了起來。

他早就清楚郡主的虎皮,震懾不了對方多長時間,只是沒想到,烏牧為首的這群豪奴找自己麻煩的時間,比自己預料的貌似稍微晚了一些。

武道壯膽,膽壯人心。

秦天通過這段時間的苦修,在肉圣武道上,終于有了一些成就,可以說是登堂入室,掌握了力量后,人的膽氣自然就足了起來。

“白狼、趙二,看來你倆說的不錯,這小子果真是在練武。”烏牧幽幽的話,使得豪奴們紛紛冷笑。

“你想做什么?”秦天凜然一喝。

不知為何,秦天給烏牧多了幾分異樣的感覺,轉念一想,他終于明白了這種異常感來源于什么。

區區一個賤仆,養馬的下等奴才,憑什么不對自己卑躬屈膝?

在他想來,秦天此刻應該惶恐不安,跪地求饒才是。

“想干什么?”烏牧面目猙獰的威脅秦天:“跪下!你一個賤仆,下等奴才,憑什么和爺平起平坐,交出通靈卷軸,然后磕上三個響頭,保不準爺我心情舒暢,還能免了你一頓皮肉之苦。”

“交出通靈卷軸?”秦天沉聲應道:“這卷軸是郡主賜給我的,你們強行搶奪,難道就不怕郡主出關后問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聽到這話,豪奴們放肆的狂笑。

“真是白癡。你是什么東西,牧爺是誰?郡主將卷軸交給你,不過一時興起,你還真以為郡主會牽掛著你小子的生死?牧爺可是郡主的堂兄,郡主之下,牧爺最大,今夜就算是將你小子給廢了,不過也就像捏死了只臭蟲……”豪奴們嘲諷秦天,恭維烏牧,尤其是以白狼和趙二叫囂的最狂。

“可笑啊可笑……”哪曾想到,秦天舔著嘴唇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豪奴臉色陰沉了下來。

“你,還有你你你,幾個,我原本還以為只是條狗,搖尾乞憐的狗,沒想到啊!”秦天仰頭,故作惆悵的嘆息,在豪奴們不解困惑的注視下,秦天淡淡的吐出四個字,字字錐心:“狗都不如!”

“什么,小子你找死啊!”被點名的豪奴一個個血氣上涌,臉皮顫抖。

瘋了,那小子肯定是瘋了!

“小鬼,本來我只想給你一頓教訓,現在的我改變主意,我要給你一個狠的教訓,斷你手腕。”白狼一步踏前,獰笑起來,五指虛空交叉,空氣都帶有幾分撕裂聲,凌厲無匹:“讓你見識下‘狼牙瘋瘋拳’。”

七步,距離。

秦天沒動,身形傲立,隱約有一覽眾山小的味道。

三步距離。

近了

白狼滿嘴獰笑,他這一抓,勢必要斷了秦天手腕,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猛地,一聲狂吼,頓時在他耳畔炸響,他的身前,甚至形成了短暫的真空漩渦,這股聲波狠狠一撞擊,白狼胸口如同挨了一記重錘,肋骨斷了幾根。

“不好!”

白狼大驚失色,想要抽身而退,可是遲了。

“咔嚓!”

秦天一個搶步,羚羊掛角,白狼只覺得眼前一花,隨后右手肩胛骨像是被撕裂了一般,血肉模糊,右臂白骨嶙峋,顯然是被廢了。

“你想斷我手腕?小爺我就廢你一條胳膊。”

秦天淡淡語氣,聽在豪奴耳中卻像覺得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在場的人一個個目瞪口呆,誰都沒有想到,在他們眼中砧板魚肉般的賤仆,居然一招就廢了白狼?

白狼雖然練過幾招,不過也就莊稼把式。

又怎是秦天對手。

“爽…”秦天半瞇著眼睛,細細的回味個中滋味:“擁有力量的感覺,真的很爽,生殺予奪,一念之間……”

說他小人得志也好,秦天反正此時爽的毛孔都炸開了般。

豪奴們你看我,我看你,很是惶恐。

“倆個月前,你不過就是養馬奴才,當真是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沒想到短短倆月你居然能夠廢了白狼,他真是個廢物。”烏牧聳了聳肩,筋骨爆響,隨后一副看死人的表情,盯著秦天:“看來你身上也有秘密,我估計應該和通靈卷軸有關吧。今天,你已經沒活路了,交出卷軸,交代秘密,然后自殺。本來,牧爺我不過想教訓你一頓,可你廢了白狼一條胳膊,只好拿命來填,唯一恩賜就是讓你死的輕松一些,留你一具全尸。”

“真他娘的恬噪,廢話說完沒?”

秦天聞言,雙眼睜開,看烏牧的眼神如小丑,語氣淡淡,甚至有點戲謔道:“你信不信小爺我一巴掌抽翻你?”

小說《太古狂魔》 第四章 一巴掌抽翻你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重生小說
  2. 玄幻小說
  3. 游戲小說
  4. 武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总和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