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云肆飛

更新時間:2019-09-21 14:13:13

云肆飛 連載中

云肆飛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又一個三伏天分類:武俠主角:肖云鋒裘雨芳

小說主人公是肖云鋒裘雨芳的小說是《云肆飛》,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又一個三伏天寫的一本武俠類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云起云落,云生云往。云是自由,是千變萬化,是狂風驟雨,是燒天萬里。下山少年肖云鋒,從孑然一身到勝友如云,一路磕磕絆絆,一路義膽俠肝。各奔前程的山下好友…脾氣暴躁的便宜師傅…怠惰頑皮的少女徒弟…密謀大事的結拜兄弟…大道所向,各有所往;大道所往,天下俱往!看肖云鋒如何用他的道,證天下人的道,誠邀天下豪杰,一起來見證這場奇跡!...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兩人拋開不必要的情緒,事情的進展自然變快許多。

肖云鋒將五相回天功完整的運轉一遍,又展示出各種豐末年不曾見過的奇妙武學。

饒是見過大世面的豐末年也忍不住拍手叫好,連連稱贊。

肖云鋒表現的越出人意料,就越發的讓豐末年看到復仇的希望。

“如果你是出塵期就好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試一試了!可惜啊,可惜。”

豐末年嘴上說著可惜,臉上的表情卻樂開了花。

他等了十幾年都沒有盼頭,現在只要再等幾年,就能復仇在望。

如今他即便是身中毒手,也依然是那個叱咤風云的豐末年,只要不是面對自己仇敵那樣的存在,根本不用擔心生命安危。

“有什么需求盡管說,是錢能買到的,我親自去給你買來!是錢買不到的,我去給他奪來!”

肖云鋒收了功,一邊消化著豐末年告訴他的信息,一邊盤點自己需要的東西。

首先,豐末年身上的暗勁與他最初的猜測有出入。

豐末年是早年受了陰人暗算,身中奇毒后又被人狠狠打中一掌。

嚴格的來說,他體內的兩道內力,一個是火毒,一個是水屬性暗勁。

兩股水火不容的屬性互相抵御,每到豐末年運功到七成功力以上時,就會在他體內肆意作亂,常年不息。

所以才有眼前豐末年在小亭子中爆功的那一幕。

并且這兩股暗勁隨著時間的推移,不僅沒有被消耗殆盡,反而吞噬掉豐末年不少內力,使得他只能通過丹藥等外物來運功補充。正是因此,豐末年才需要常年服用百珍花蜜酒,依靠百珍花蜜酒的功效來保證經脈不受損傷。

“我之前說過,這功法最主要的一點便是感知,可惜直到如今我都未曾感知到什么。”

豐末年沉思了一下,試著猜道:“天地精華?日月精華?”

肖云鋒搖搖頭:“沒用,這十多年來我已經試過眾多方法,你說的這些連無相之本源都算不上,只是些虛無縹緲的東西。”

“十多年前你就練出內力了?”

顯然,豐末年發現了另一個重點。

在他看來,身體尚未發育完全的肖云鋒年齡頂多只有十五六歲,換做別人家的孩子在這個年齡,可能連入境期都沒有達到。

這得是什么樣的練武奇才能在四五歲時就能達到入境期的境界!

就是百年一遇的天驕之子與他相較起來,也不值一提!

豐末年自認天賦比之大多數武者要高出許多,可他四五歲的時候,也才是剛剛認字而已,連江湖是什么都不知道,更別提什么內功心法。

肖云鋒點點頭,雖然他的方法走的比較極端,但自己確實是在五歲那年就被母親‘逼’出了內力。

“既然你是多屬性的功法,又提到五相,那應該需要感知的東西就是和它們相關。”

豐末年想起曾經聽人說過的一件事,又道:“我年輕時曾聽人說過,有一些地方盛產帶有五種屬性的礦石。只是它們好像一直被做為打鐵的輔料,不曾聽說有誰拿去練功用,也不知對你的五相回天功有沒有用?”

“五靈礦?”

“這你也知道?”

豐末年面色古怪的看著肖云鋒,這小家伙好像懂的比他還多,不僅身上的功法一個比一個讓人眼紅,就連這頗有年代感的傳聞他也知道。

當年不比如今,很少有人用五靈礦來打造器具了。

肖云鋒點點頭。

五靈礦是他父親鍛造武器時常用的東西,由于不是本土所產也不是必須之物,家里存量并不多,到了他出生后那幾年,已經用的七七八八。

到如今也只還剩下一點點,遇到一些特別的時候才會拿出來一用。

肖云鋒母親當年也曾用五靈礦為他擺上陣法,但無奈都是些碎小礦石,他年齡又只有四五歲,心思不夠凝實。

最后結果可想而知。

“可以一試。”

肖云鋒回想起那些日子,五種靈礦擺放在陣法中散發著微微光芒,既神奇又好看。

也正因如此,使他們兄弟三人產生了極大的好奇心,紛紛嚷著要學,哪怕當時自己只有四五歲也硬是把這個陣法記住了,總算是一種收獲。

如今自己的心智也比較成熟,各方面的素質已非當年可比。本著不放過任何機會的原則,理應一試。

說不定當年的思路并沒有錯呢?

有了線索,豐末年鄭重道:“那這些日子我去打聽打聽五靈礦的消息,你就在住處安靜練功,不用往這里跑了。別的我不要求你,但是你自己一定要上進。

我雖然等了十幾年,也不怕再多等幾年,但是半年后就是一年一度的‘百門試煉’,到時候你要敢出意外,我做鬼都要去揪著你揍一頓!”

“百門試煉?那是什么?不去行么?”

肖云鋒一聽這名字,就感覺會很麻煩。

“也不是不行。”豐末年看看他,心里同樣不想他去。

畢竟他等了十幾年,也只是等到肖云鋒一人。

但很快,豐末年又搖了搖頭:“百門試煉對你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也可能是一個跳板,如果我是你的話,定不會錯過。反正再過些時日,宗門里會有專人講解其相關,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你現在當務之急是專心修煉,不要分心。再者,你身上的功夫一個比一個詭異,要擔心也是替別人擔心才是。”

肖云鋒應了一聲,把這件事記下,等有機會可以找武師兄、如云師姐問一問。

一說到如云師姐,那婀娜身段還真是有些想念。

回到住處,院中空無一人。

肖云鋒出門時武祝還未起床,現在武祝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兩人之間的接引工作已經做完。

接下來的日子里,由于兩人不是一個師傅,也不是練的同一類型功法,或許之后都不會再有太多交際。

武祝給肖云鋒的感覺還是挺好的,他這人沒什么花花腸子,說話做事都十分敞亮。

值得一提的是,武祝只年長肖云鋒兩歲,剛滿十八,卻已經達到入境期的巔峰,即將沖破境界步入氣定期。

肖云鋒先前聽武祝說過,在他去年進入氣勁宗之前,還只是個家住山村的賣柴少年,未曾接觸過任何武學。之所以能夠通過氣勁宗的入門考核,完全是因為他從小到大都在跟山打交道,身子骨比較結實,腳力也過于常人,所以在去年的入門考核上占了些便宜,最終拼死擠進前二十。

這一點和肖云鋒有些相似。

他也是從小在伏云山長大,經常山上山下的跑,有時候玩的瘋了可能一天都要跑上好幾趟。所以這次的“爬山”考核,他全程表現的十分輕松愜意。

不過對于這位師兄肖云鋒還有一個疑問,一直藏在心里。

既然武祝是以第二十名的身份進入了氣勁宗,那其余十九名弟子又身在何處?

記得武祝第一次帶他去見豐長老時,他依稀記得豐長老曾經說過這樣的話:“去年的二十名弟子就剩你一個了,今年倒好一共就來了一個”。

這句話又是什么意思?

肖云鋒一邊思索著,不經意間看向了墻頭。

師兄師姐們送來的武器被他隨手扔在那,密密麻麻的實在扎眼。

“不然下山一趟,找個店家賣掉好了。”

這些武器一個個華而不實,渾身上下都是各種各樣的缺點,換做是他父親,白送給他都不會收下。

他雖不是肖清途,卻也同樣也看不上這些。

肖云鋒清點了一下數量,又給它們分了級,花費好一番功夫后才一臉惋惜地走出院門。

真是暴殄天物。

小說《云肆飛》 第十五章 疑問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鬼怪小說
  2. 靈異小說
  3. 輕松爽文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总和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