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學網 > 小說庫 > 言情 > 毒醫傾世:廢柴逆天嫡小姐

更新時間:2019-09-30 11:03:55

毒醫傾世:廢柴逆天嫡小姐 已完結

毒醫傾世:廢柴逆天嫡小姐

來源:微閱云作者:我是小花花分類:言情主角:沐涵絮宮千夜

主人公叫沐涵絮宮千夜的書名叫《毒醫傾世:廢柴逆天嫡小姐》,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我是小花花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現代毒醫,意外致死穿越到九天大陸東臨國沐家廢材沐涵絮身上,性子腹黑記仇,真實身份是鳳天大陸超級家族沐家遺失的嫡小姐。...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誰想到宮千夜一聽這話,臉色立馬晴轉多云,腳一松,要不是沐涵絮反應得快,及時抓住桌案,肯定會仰倒過去。

“沐靈師!”

沐涵絮正打算再和宮千夜斗上一斗,卻被誰喊了一聲,回頭看過去,居然是方才那個擋路的美人兒,她并不認識此人,只是聽說附近議論說是“第一才女”陳惠兒,她微微笑了笑,點點頭,只當這事情就過了,可對方怎么會放過這個機會。

陳惠兒聲音不大,但在座的大多數都是靈師,耳聰目明,又是舞女剛剛下去安靜的時候,自然聽得清清楚楚,她就是抓住這個機會,讓沐涵絮沒地方逃。

“太后懿旨,賜你為樂王正妃,說沐靈師你賢德良淑,方才又見你癡迷舞蹈,想必是有一番心得,不若我們比試一番,向圣上討個彩頭如何?”

沐涵絮眨了眨眼,陳惠兒一副自信的樣子沒有半分變化,她甚為無語,這人,是哪兒來的自信,她一定會和她比試呢?

倒不是說沐涵絮瞧不起舞姬,覺得自己舞蹈降了身份,而是陳惠兒明顯就是在搏注意力搏眼球,她可不想當襯她的綠葉。

不得不說,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她都不是多才多藝的人,她研究毒物還嫌時間不夠呢,哪有空鉆研這些東西。

她正要拒絕,下面居然有人又站起來,跟著說:“涵絮,陳小姐既然如此盛情,你也不要推卻了吧,算是為宮宴助興。”

沐涵絮遠遠望去,居然是沈若晴,沒想到以沈家嫡女的身份,居然坐得那么遠,看來沈家也不像她口中所說的,與沐家地位等同啊。

兩人如此說,已經引起不少人注意,沐涵絮皺了皺眉頭,正猶豫不決,手背便被身邊的人拍了拍,同時耳朵里傳來一陣聲音,“不想比就不比,幾個跳梁小丑而已,有我在,他們不敢鬧騰。”

一聽這話,沐涵絮當即不再猶豫,正要張口拒絕,可突然瞟到陳惠兒的目光,那目光直勾勾的,是看著宮千夜拍著她的手!

哼!看什么看!沐涵絮反手一把抓住宮千夜寬闊的手掌,再好看都是我的!沒你的份!

就為了陳惠兒這露骨的眼神,她也得給她點兒教訓!

“既然陳小姐都如此說了,那我也不好掃興,這比試我應了,可彩頭嘛,”她轉頭看向皇帝,“皇上?”

皇帝念著當日沐涵絮默方子的功勞,自然不會拂她的面子,“沐靈師要何彩頭?”

“不需要別的,只需要圣上一句話。”

一眾人聽著都抽了抽嘴角,君無戲言,皇上的一句話?還不需要別的,這就是天大的恩典了好嗎?

皇帝沉吟了一會兒,也有些不愉,這相當于給了沐涵絮一道空頭圣旨,沐家這小丫頭,也太不懂事了點兒。

“皇上,兩個丫頭的比試,就討個吉利罷了,怎么就不能應呢?”

就在皇帝猶豫之時,一旁坐著的陳貴妃宛若無骨的往皇帝身上一靠,吐氣如蘭,“皇上,你便應了吧。”

陳貴妃乃陳家庶女,母親乃一落魄教書先生之女,本應一身書香,卻不知哪兒染了妖媚氣,愣是從進宮就把皇帝迷得死死的,枕頭風一吹,比言官千百份奏折還有用。

這不,她隨便一張口,皇帝立馬就不再猶豫了,“沐靈師,你也聽到了,這可是陳貴妃為你討來的恩典。”

沐涵絮自然不含蓄,朝陳貴妃拜了拜,“謝貴妃娘娘。”

“不謝。”陳貴妃咯咯笑著,單手掩唇,指甲上艷紅的丹蔻分外顯眼,“既然沐靈師謝我,我也給陳家這個小丫頭討個彩頭,你少有出門許是不知道,她算是我嫡親的妹妹。”

“不知陳貴妃討個什么彩頭?”沐涵絮聲音里帶著幾分寒氣,有些不喜,她大約能猜到陳貴妃的心思。

“給惠兒討個側妃的名頭。”

果然,沐涵絮斂了斂眉,就在這兒等著她呢,方才陳貴妃幫了她一把,于情于理,她都不能拒絕,不過……一句話而已,只要陳惠兒不贏,這就只是一句空口白話!

陳貴妃此話一出,立馬就要稀稀落落的議論聲起來,好在都是大家族有身份的人,不至于喧嘩吵鬧,甚至與陳家交好幾個家族已經朝陳宰相拱了拱手,提前說吉利話了。

“娘子這是要賣了為夫嗎?”就在眾人等沐涵絮答應的這當口兒,宮千夜悄聲問沐涵絮,聲音里聽不出喜怒,外人看著,只當宮千夜也對陳惠兒有意,正勸說沐涵絮同意呢。

“我倒是想賣你,可除了我,誰敢買啊?”

宮千夜一聽這話,心便放到了肚子里,要是沐涵絮真的沒把握就答應了這事,他回去少不得要修理她。

“也不用太在意,你同意了,我不是還沒同意嗎?就算輸了也不打緊。”

雖然喜歡沐涵絮捍衛樂王妃的位置,宮千夜并不想她有太大壓力,“盡力就好。”

沐涵絮點點頭,朝著陳貴妃,“陳貴妃替我討的是金口圣旨,如今陳貴妃既然開口,一個側妃位置而已,自然沒問題。”

“那我便先在這里謝過沐靈師了。”陳貴妃點點頭,水樣的眸子里卻并沒有多少謝意,就算沐涵絮不答應,她也有的是法子將陳惠兒送進樂王府。

沐涵絮回頭一看,呵,好嘛,陳惠兒這會兒一雙眼珠子盯在宮千夜身上,估計扣都扣不下來呢。

現在你得意,一會兒有你哭的時候。

“咳咳,”沐涵絮咳了咳,“陳小姐,我聽說,你是帝都第一才女?”

一聽到“第一才女”四個字,陳惠兒立馬回神,讓沐涵絮有些懷疑,她到底是愛“第一才女”的名頭多些,還是喜歡宮千夜多些,更進一步,她是喜歡樂王側妃這個身份多些,還是樂王這個人多些。

“都是他們隨便說的,當不得真。”陳惠兒彎了彎嘴角,露出一個自覺甚為完美的笑容,“難不成沐靈師要和我比琴棋書畫嗎?”

沐涵絮淡淡的站起來走出桌案,定定看著陳惠兒,就在陳惠兒要開口問她比哪樣的時候,沐涵絮說話了,“琴棋書畫詩酒花,”

陳惠兒興奮得不行,比這些,她妥妥的贏過沐涵絮這個草包!

“一樣都不比!”

沐涵絮這句話砸下去,陳惠兒臉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弭下去,兩旁席位一眾貴人止不住的密音議論,“沐涵絮這是在逗陳惠兒玩兒呢?”

“那又如何,沐涵絮這還算是脾氣好的,換了我,這種覬覦我夫君的女人,我非得好好教育教育她做人的基本道理!”

說話的正是東臨國唯一的女將軍,她的夫君乃大理寺相國,比她官位稍高一些,卻愣是被她吃的死死的,別說妾了,連個通房都沒有。

不但是這個女將軍,在實力為尊的九天大陸,有很大部分都是一夫一妻制,甚至不少皇室子弟娶了強大的女靈師,都不再納妾。

他們密音議論,靈階比他們低的自然聽不見,可上首的皇帝陳貴妃等人卻聽得清清楚楚,陳貴妃哪兒允許沐涵絮拿陳惠兒開涮。

“沐靈師,這些都不比,那就比舞好了,方才一眾舞姬跳得不錯,就不知你是否能超越她們了。”

這口氣,居然是將沐涵絮與低等舞姬作比較了。

眾人看了看清雅矜貴的沐涵絮,再想了想方才艷麗風姿的一眾舞姬,撇去身份地位,著實不好比,一是九天冷星辰,一是人間富貴花,到時候裁決權仍在皇帝手里,只要陳貴妃吹吹枕邊風,陳惠兒勝還不是簡簡單單的事情。

一眾官員婦人能想到的,沐涵絮如何能想不到,她自然不會犯這等忌諱,“陳貴妃此言欠妥,方才那一曲舞乃是一眾舞姬辛苦練了數月所成,若是我們以一時比試之勝,否定了她們數月成果,豈不是罪過。”

陳貴妃很想說,不過幾個舞姬而已,這批沒了還有下一批,都是些上不得臺面的東西!

可看了看下首一眾官員似乎頗為同意沐涵絮的觀點,她怎能如此說,只能憋悶著冷聲問:“那依沐靈師之見,應當如何,沐靈師這也不比那也不比,難道是想直接認輸嗎?”

“沐靈師向來心胸寬大,說不定一直想多個姐妹,卻不好意思開口呢。”下首沈若晴遠遠的說話,似乎當真要將此事定下。

沈若晴從小就瞧上了沐子墨無上的天賦,她相信只要給沐子墨一定的時間,他說不定能成為東臨國第二個靈宗,所以才從小纏著廢物一樣的沐涵絮,吸引沐子墨的目光。

怎奈沐子墨眼光比天賦更高,從來都不看她一眼,現在沐涵絮脫離沐家,更是絕了她的希望,她如何不恨,她得不到沐子墨,沐涵絮也別想好過!

你沐涵絮不是仗著樂王這個大靠山過的滋潤嗎,我偏要給塞只蒼蠅進來。

“沈小姐慎言,我父母只生了我與哥哥兩人,可沒什么姐妹。”

沐涵絮冷冷打斷沈若晴未盡的話,心里卻暗暗襯道,看來給沈若晴的教訓還不夠!找個機會,她已經要讓沈若晴意識到,一個神級的毒醫,不是她能算計的!

小說《毒醫傾世:廢柴逆天嫡小姐》 第十八章陳貴妃出手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靈異小說
  2. 青春小說
  3. 武俠小說
  4. 古言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总和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