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學網 > 小說庫 > 職場 > 萬律一抹紅

更新時間:2019-09-30 14:00:10

萬律一抹紅 連載中

萬律一抹紅

來源:落初文學作者:華秀蘭分類:職場主角:茵茵歐陽麗麗

《萬律一抹紅》是作者華秀蘭所著的一本職場推理小說,內容新穎,文筆成熟,值得一看。《萬律一抹紅》精彩章節節選:茵茵是211高校畢業的法律生,入行律師業5年,柔肩擔正義,巾幗建功勛。...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自從季霞被刑事拘留以來,街頭巷尾的各種議論:醫德差、醫技差、謀財害命,紛紛傳入季霞父母耳中。如今季霞被判六年有期徒刑,這已經“證實”街頭巷尾的各種議論不再是傳言。季道成知道自己女孩的為人與醫德醫風,高風亮節或許還差一點,但至少是一名合格的醫生。

昨夜哪有心思睡覺,當太陽從天際慢慢地爬上來,季道成已經起床,準備前去女子監獄探望季霞。最近半年,就只在法院開庭時,父女見過一次。當金紅色霞光布滿半個天邊時,季道成已到監獄門口。

會見的時間到了,父女見面,父親強裝笑容,女孩如泣如訴,家里長家里短道個不停。

“季霞,你不覺得那袋生石膏粉太奇怪了。”季父說,“胡秋麗在同一天同一個經銷商處購買兩袋生石膏粉,她自留的那袋質量正常,而賣給你的這一袋砷含量嚴重超標,這聽起來像是童話中的故事,太虛假。”

“胡秋麗撒謊了。”季霞說,“不可能是同一天同一個賣家的同一批次的生石膏粉。如同一杯水,無論如何抽查檢驗,結果總是大概接近。”

“市藥監局與公安局抽查了周邊城市所有銷售生石膏粉的商家。”季父說,“沒有發現砷含量嚴重超標的生石膏粉。唯獨你用的這一袋,人只用一點,就危及生命。”

“難道胡秋麗,做了手腳?”季霞輕輕的說,“我與她有二十年的藥材合作關系了,我從她那里一年采購藥材至少也有30萬,應該不會是她。她這樣做有什么目的?對她有什么好處?”

“那也不一定,凡事有陰陽兩面。當有更高的利益在等著她的時候,把你當卒子也是沒有不可能。”季父說,“老古話沒講錯:防人之心不可有,害人之心不可無。”

“如果是她,她背后一定還有他人。”季霞說,“因為她本人不行醫,與我沒有利害關系。極有可能是從事中醫醫療的個體戶,并且與她也有生意往來,私交也不錯。”

“我年輕時,就喜歡與各類醫生打交道,與許多個體診所醫生也交流過。”季父說,“總是聽到個體診所醫生當著患者的面,說這個醫生不行,說那個醫生不行,唯獨自己的醫術高超的不得了。貶低同行,抬高自己,本來就不對。假如,患者又跑去告訴那個醫生的話,醫生與醫生的糾紛就產生了,不是明里斗,就是暗里斗,斗來斗去。”

“我從未貶低同行,也沒有得罪任何人,這一點,我可以保證。”季霞說,“況且,我診所三公里范圍內,也沒有其它中醫醫療診所。”

“這個我知道。”季父說,“如這個事件,當你名譽掃地之后或診所被封之后,誰的好處最大?就有可能是那個人了。”

“近幾年,來我診所看病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比當初翻了十倍不止。”季霞說,“主要是附近五公里范圍內人,都是靠病人的實在的醫療效果及其家屬宣傳帶來的效應。我這是靠自己口碑得到的利益,又不是靠非法或不道德的行為搶他人的利益。”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季父說,“近半年以來,附近診所的醫生,誰到過你診所?”

“有個在西宰路開中醫診所的酆醫生到過好幾次。”季霞說,“他看起來,人挺溫和,說話慢慢吞吞,不像個陰險惡毒之人。”

“人的好壞,不可能寫在臉上。”季父說,“只要找到證據就好辦。”

“這個證據去哪里找?”季霞說,“不如直接去公安部門報案。”

“報案?也要證據,沒有證據,也不會立案。”季父說,“這個證據,由我來慢慢找。”

“還是請律師吧!你去找證據,還說不定你自己先違法。”季霞說,“這些事情,適合律師去調查,他們也有專業的方法,可靠的人脈。”

“這方面,法律上應該也有具體規定。”季父說,“明天,我就去咨詢一下律師。”

“我聽這里很多人說,麗麗律師事務所的茵茵律師。”季霞說,“專業素質過硬,做事認真負責,要找律師,就找她吧。”

“那好,我明天就去找她。”季父說,“那今天就談到這里,一個小時也到了。”

季霞含淚目送父親,只見父親慢慢起身、步履蹣跚。父親走出會見室,自己才起身。

季父走出監獄,只見樹上葉子打著卷,掛滿塵土,枝條一動不動。公路上干巴巴的,閃著白光,車子一過,塵土飛揚。這樣的情形,季父是第二次了。第一次,那時還沒退休,來這里探望舊同事。季父輕輕地發出感嘆:公路上的人,誰是好人,誰是壞人,閉著眼睛,大家都是好人。

季父回到家,與老伴說起探望季霞的事情。

“這種事情,不靠天不靠地,只有靠自己慢慢查清楚。”季父說。

“沒根據的事情,怎么查的清?”季母說,“別浪費精力,等你查清,你老命也沒有了。”

“事在人為,明天去找律師咨詢。”季父說,“想聽聽律師的高見。”

“找律師也沒用。”季母說,“律師比公安、檢察厲害?”

“話也不能這樣說。”季父說,“律師可以接受個人委托,辦理事務。公安、檢察卻不能接受個人委托辦理任何事情。”

“別把老命搭進去就行,過幾年季霞就出來,仍然是可以當醫生的。”季母說,“錢花多花少,無所謂,還是請人去調查。”

“這個你就不懂,我是個老醫生,那我就念《執業醫師法》相關規定給你聽。”季父說,“第16條:醫師注冊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其所在的醫療、預防、保健機構應當在三十日內報告準予注冊的衛生行政部門,衛生行政部門應當注銷注冊,收回醫師執業證書:

(一)死亡或者被宣告失蹤的;

(二)受刑事處罰的;

(三)受吊銷醫師執業證書行政處罰的;

(四)依照本法第三十一條規定暫停執業活動期滿,再次考核仍不合格的;

(五)中止醫師執業活動滿二年的;

(六)有國務院衛生行政部門規定不宜從事醫療、預防、保健業務的其他情形的。

被注銷注冊的當事人有異議的,可以自收到注銷注冊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內,依法申請復議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聽到這,季母說:“明天一定去找律師。”

小說《萬律一抹紅》 第十九章 兩袋生石膏(二)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腹黑小說
  2. 奇幻小說
  3. 歡喜冤家小說
  4. 現代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总和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