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學網 > 小說庫 > 玄幻 > 項氏

更新時間:2019-10-02 11:00:34

項氏 已完結

項氏

來源:掌中云作者:十一生人分類:玄幻主角:項鼎秋霜

小說主人公是項鼎秋霜的小說叫《項氏》,它的作者是十一生人最新寫的一本玄幻風格的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蠻荒中走出的平凡少年,身懷上古第一九天玄咒!以煉體為基,行走天辰大陸,縱橫無敵,成就一代絕世強者!...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齊天松和冷煉一前一后“挾持”著項鼎走出城門。

一些乞丐模樣的人,即使是半夜也注視著城門口的一舉一動,項鼎幾人出現以后,其中一些人的神情明顯緊張起來,你推我搡,引起不少騷動。

項鼎看向乞丐們的神情,心底升起一絲疑惑。他非常敏銳的發現,有幾名乞丐,從邊角處消失了。

看來,齊天松的師傅不是什么好人啊!項鼎在心頭暗想道。

冷煉悶哼一聲,指著乞丐說道:“不想死的,**們自己的事。”聲音非常冷冽,嗜血味十足。

聲音一落,乞丐群果然好了許多,只有少許幾人低頭的眼底露出憎惡,不敢表露絲毫。

稀稀落落的腳步聲再次響起,三人離開風云城。

“你們這是要帶我去哪里?”過了許久,項鼎問道。

齊天松與項鼎并肩行走,輕松笑道:“到了你自然會知道。出門前,我師父說,你曾與他有過一面之緣,就不知你是否還會記起他這個老人家。”

項鼎左顧右探,這里他確定沒有來過,心底疑惑更深,他問道:“這里我從來沒有踏足過。你師父究竟是誰?”

齊天松擺擺手,說道:“不是這里,而是哪里。”他手指墜神谷方向,繼續說道:“項兄對那里應該不會陌生吧。”

墜神谷??

項鼎渾身氣勢一變,看向齊天松的眼神有了絲絲血色,他沉聲道:“你最好把話說明白,不然的話,我可控制不住我的劍”。

冷煉搶先一步說道:“我早就等不及了。還不快點動手。”他跳后一步,正對項鼎,頗有動手的架勢。

“怎么看你小子,怎么不順眼,要不是師兄攔著,我早就把你大卸八塊了。還敢跟我耀武耀威,真不知自己姓什么。”冷煉道。

齊天松輕笑,說道:“冷煉,住手。項兄可是師傅老人家的貴客,不可無理。”

而后笑瞇瞇對著項鼎說道:“項兄不必多疑,這一去對你,對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項鼎到了現在,做什么顯得都多余,他只對冷煉說道:“冷煉是吧。遲早你我之間,必有一戰。”

冷煉嘻嘻笑著,舌頭在外做了挑釁的動作,說道:“我很是期待。”

項鼎吐出含在嘴中的草屑不理會他。

此后過了許久,齊天松才微笑著說道:“我師傅人稱張文山。”

項鼎在腦海中查詢半天,他確定自己沒有聽見過張文山的名號,只能糊涂參半的跟著去了。

三人直到天空魚白,才進入崇山峻嶺中,而后齊天松使用秘法破開了幻術,三人進入一座不高的山峰中。

映入眼簾一座四四方方的石頭上,刻畫著八個大字:山不在高,有仙則靈。之后是上山的途徑,一條羊腸小徑,蜿蜒盤曲。

齊天松做了個請字,三人踏入鬼炎峰。

太陽升半空,三人登頂,早就有兩名修士模樣的少年等候著,竟與項鼎相差不大。不過看起打扮,卻是富家子弟,對于項鼎這等寒酸模樣,從眼底露出一絲不屑。

他們各自撇撇嘴巴,嘟囔道:“這等模樣,也敢和我等爭當著三弟子之名。”

項鼎耳尖,聽到這方話語,著實不能理解。

三弟子之名?難道這張文山再收徒弟?

頂峰上有幾間茅草屋樹立,前方是空曠的練武場,頂端一座祭壇悠悠揚揚的飄著青煙,遠處有一座殿宇,散發幾縷波光,引人入勝。

項鼎感覺驚異,那波光之中,竟有讓他感覺面對墜神谷般的危險氣息傳來。

齊天松把他帶到此處后,說道:“到了。項兄再次等候片刻,半個時辰后,師傅就會出現。”

冷煉對項鼎說道:“等會我就看你怎么死的。哈哈……笑聲”非常的猖狂。

項鼎癟嘴道:“不久后,你就知道了。”

他在四周尋找一個適合躺下的地方,暫時休息起來。

兩名站在廣場的修士一動不動,對于項鼎無理動作嗤之以鼻。

其中一名年青修士,手按在七星寶劍上,對傍邊白衣修士說道:“這人是誰?也來參加鬼炎門選拔嗎?”

白衣修士笑道:“我看不像,估計是給我們練手用的。不用在意。”

年青修士點點頭,同意了:“我看也想,看我試他一試。”

羅鳴踱步項鼎方向,一邊走一邊打量他,心底疑惑,這號人物怎么會來到這里,但心地卻不敢掉以輕心。

他是風云谷羅家頭號人物,而羅家在風云谷中,也算是一方霸主,這一次來到此地,是因為鬼炎門門主三天前的一份神秘來信,說他欲收一名凡人為弟子,進入鬼炎門中,成為他第三關門弟子。

鬼炎門盡管人少,名氣小,但是地位絲毫不抵于其他四大名教,而門主張文山的名頭,地位更是于四大教主旗鼓相當,而在百姓眼中,張文山更加的具有威懾力,只因為他經常隱居與人世間,可能你上一秒說他壞話,下一秒他就出現在你身后了。

鬼炎門收徒,在世家中,算是一等一的大事。

羅鳴和蘇千非常明白,但名頭只有一個,在此之前,能夠淘汰一人,彼此的機會會大得多。

羅鳴盡管沒有修煉任何魂力,可是從小練就一身好武術,在平常拿下四五人,不成問題,對于羸弱的項鼎,他有信心十拿九穩。

項鼎對于他的到來沒有絲毫好奇,睜開雙目,看著他一步一落,小心翼翼的樣子,很是搞笑,忍不住說道:“你是來找我動手的嗎?”

羅鳴半弓著腿,雙目死盯的項鼎,非常小心,樣子十分古怪,被項鼎發現以后,自己也覺得無趣,干脆立起身子,說道:“是又怎么樣?你打得過我嗎?”

項鼎搖搖頭,說道:“你是不我的對手。你連魂力都沒有怎么和我斗。我對付你,易于反掌。”

羅鳴不敢相信,魂力對他來說可是夢幻般的東西,而在項鼎口中,卻成了想當然耳的東西,這種反常,讓他失落,看向項鼎眼中充滿有了怒意。

從敵視到憤怒的轉變。

抽劍聲慢慢響起,羅鳴對項鼎說道:“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易于反掌,不知道怎么樣個易如反掌法,我倒是非常期待。”

項鼎眼睛都懶得睜開,說道:“你不過尋常武夫,在凡人眼中高高在上,而在我眼里,不過是行尸走肉。我勸你離去吧。不要礙著我的眼睛。你身上的味道,很濃。”

被如此蔑視,平常聽慣了恭維話的羅鳴頓時火冒三丈,沖著項鼎大罵道:“我要和你決斗。不然難消我心頭之恨。快起來,接受我的挑戰。”

項鼎一動不動,任由他大罵,只是微微傾斜身體,說道:“隨你的便,我沒有時間。”

羅鳴怒不可遏,他出生到現在,從沒有受過如此大的委屈,被人蔑視不說,連和他動手都成了累贅,他罵道:“你必須接受我的挑戰,我不想乘人之危。”

“你有這個資格,乘人之危。”

話語短暫,卻字字如針扎在羅鳴心中。

極度藐視,極度自信,極度大膽。

讓你偷襲我,我都可以勝你。這就是項鼎的潛臺詞。

如果說剛才是火冒三丈,那么現在的羅鳴已經怒發沖冠,怒不可遏了。

身體向前奔走,霍得一聲,寶劍出鞘,影隨身發,一絲一毫不容錯過,劍鋒閃過冷冽的光芒,直取敵人咽喉之處。

速度猶如閃電劈里,瞬息而已。

蘇千在旁看的清清楚楚,他自信就算是平等對敵的情況下,他要避過羅鳴這一劍都不容易,更何況這人是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可以說是手到擒來。

劍到半空,羅鳴開始笑了,他看見項鼎一動不動,沒有絲毫反應。他對自己的出劍速度超級放心,就連家族中的筑基修士看見他的出劍速度,都會嘖嘖稱奇,就不用說小子還在昏昏欲睡。

他嘴角笑道:“下次,說大話不要太早了。”

下一秒,他的嘴巴像是風化了一般,再也收不回來了。

劍尖直接釘在了樹木上,入木三分。

而之前躺在其上的項鼎,儼然不知所蹤。

羅鳴連忙抽回寶劍,環顧四周,卻不見蹤影。

“人呢?”

蘇千一動不動的盯著場中,他剛才只看到一道虛影閃過,而后項鼎就不見了。這種速度,他只在家父身上看到過。

猛然驚醒,他對羅鳴大聲道:“是仙人,是仙人。”

羅鳴自然也感覺到了,他拔出寶劍,后背貼在樹根,頓時,一股無形的壓力直逼而來。

沒過一會,他感到身體猶如承受千斤頂,細汗直冒,雙腿發抖。

而在三米處,項鼎出現,說道:“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這只是小小懲戒,以后,不要煩我。”

羅鳴頓時癱倒在地,努力幾次才爬了起來,他那還敢朝項鼎怒視,在蘇千的攙扶下來到距離項鼎十幾米遠的一處休息下來。

蘇千說道:“此人,是與家父一個等級的存在,我們不是對手。”

羅鳴半癱著,緩慢說道:“仙人。肯定是仙人。無形的壓力,太可怕了。”

蘇千安慰道:“看來,這一次進入鬼炎門,是不可能了。羅鳴,我們算是踢到鐵板了。”

羅鳴也算是生性磊落之人,一點也不沮喪,而是說道:“修煉看的是天賦,我們兩人既然被邀請上鬼炎門,肯定不會一無所獲。聞道有先后而已。”

蘇千羨慕的看了羅鳴一眼,邊走邊說道:“對,我們還是有機會的。”

兩人這才坐下休息。

直到太陽半空,才恢復過來。

他看向項鼎眼中,充滿了敬畏和好奇,但礙于之前誤會,也不敢上前搭話,只有意和蘇千,你一句,我一句的交談著,偶爾話語落入項鼎耳中。

項鼎聽到兩人交談,多多少少了解了一點鬼炎門的一些過往經歷。

小說《項氏》 第十七章 問道先后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逆襲小說
  2. 武俠小說
  3. 女強小說
  4. 暖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总和大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