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模板文學網 > 小說庫 > 重生 > 鳳命醫妃:邪王寵妻無度

更新時間:2019-10-03 15:27:27

鳳命醫妃:邪王寵妻無度 連載中

鳳命醫妃:邪王寵妻無度

來源:粉色書城作者:雪夜橫舟分類:重生主角:賀棲梧晏臨危

主角叫賀棲梧晏臨危的書名叫《鳳命醫妃:邪王寵妻無度》,這本小說的作者是雪夜橫舟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虐戀類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前世她助夫君登上皇位,夫君卻心懷白月光,還聯手庶妹下毒,將她挫骨揚灰。重生出嫁之前,賀棲梧誅庶妹,踩白月光,虐渣男。她只愿此生不沾情愛,免墮苦海。不料前世的情債追上門來,他說:你不愿墮苦海,本王就為你填平了這苦海。...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額頭滾燙,喉嚨干痛,賀棲梧遍體酸痛,仿佛身上壓著千斤重物,連根手指都無法動彈。

她意識渾渾噩噩,腦中一時浮現出賀停柳往她身上狠狠扎針時的猙獰笑容,一時浮現出晏修景要人剜去她雙目的冷酷面孔……

對了,她已經死了,為了讓晏修景的百般謀劃功虧一簣,她已經咬舌自盡……

“喲,大姐她還沒醒啊!”

賀棲梧微微怔愣,這不是她堂妹賀停櫻的聲音嗎?

死了好幾年的人,她怎么會聽到她的聲音?

“也是,任誰在太師府的賞梅宴上出了那樣的事,怕是早就羞得投繯自盡,不如死了算了。她現在不愿意醒來,也是情有可原。”

賞梅宴,太師府,落水,名節……

賀棲梧手指微顫,薄薄的眼皮底下眼珠不停的轉動。

她祖父是開國功臣,受封鎮遠侯,又以命立下救駕之功,高祖感念祖父恩情,又因賀家二代沒有女眷,特許諾讓侯府的嫡長孫女嫁入皇家,還給她賜了棲梧這個名字。

棲梧棲梧,即鳳棲梧桐之意,高祖為她取這個名字的意思,不言而喻。

可在她及笄的數月之前,太子主動向皇上求娶趙柔蓁,打破了他們婚約暗藏的默契。

后來,趙柔蓁以道歉為由,邀請她參加了太師府的賞梅宴,她一時不察,被人引到偏僻處,推落水中。

等賀棲梧醒來,京中已滿是她落水被男子所救,失了清白的流言。

為此,賀棲梧在鎮遠侯府處境越發艱難,受盡欺辱。

隨后,還不知道落水真相的賀棲梧被趙柔蓁找上門,委婉告訴她救了她的人是六皇子晏修景。

在賀棲梧處境最為艱難的時候,晏修景向賀府上門提親。

有感于救命之恩,晏修景又在賀棲梧最孤獨無助的時候向她伸出了手,她自然是毫不猶豫的應下了這門婚事,從此落入狼窟。

“三小姐見諒,如今大小姐未醒,聽瀾閣也不便待客,您還是請回吧。”

賀棲梧心頭一震,這是雪嬋的聲音!

她強行睜開雙眼,繡著百草的煙青色帷帳出現在她眼前,轉頭向外面看去,屋里擺設布置,沒有一處不眼熟的。

雪嬋背對她正站在床前,不遠處,賀停櫻一身華服,她身后跟著捧著藥碗的丫鬟還有幾個婆子。

賀棲梧看著雪嬋的背影,一時間有些恍惚,這里是聽瀾閣,她未出閣時在鎮遠侯府的閨房。

她記得自己已經死了,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不對!她死之前,分明被晏修景剜去雙目,現在怎么忽然又看得見了?

賀棲梧下意識轉頭,就在不遠處的銅鏡里瞧見了一張眉色如黛,眼若秋湖,卻帶著三分憔悴的臉,正是是她少時的模樣。

這不是夢,賀棲梧不自覺抬起手,撫上自己的臉,她手上因為受刑留下的可恐疤痕,此刻也不翼而飛。

她神情怔怔,眼睛一眨,兩顆滾燙的淚珠落下。

上天何其厚待她,讓她歷經一世苦楚之后,得以重新來過。

死前的場景再度浮現在眼前,比血海更深厚的恨意在她心中翻涌。

“晏修景,趙柔蓁,賀停柳……”賀棲梧心底默念。

這一世,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她所遭受的,要百倍千倍的還回去!

恰在此時,賀停櫻勾唇冷笑,“我來給大姐送藥,藥還沒送到,怎么能就這么走了。”

說著,朝身旁婆子使了個眼色。

“不敢勞煩三小姐,只要二夫人開了府禁,肯讓大夫進來……你們要做什么?”

雪嬋驚叫,兩個婆子上前,抓住她兩臂,把她扯到一旁。

“外面大夫的藥,怎么比得上我給大姐備的,用的都是上好的藥,大姐喝了,保準立馬見效。”賀停櫻眼里閃著殘忍興奮的光,一步步朝賀棲梧靠近。

“三小姐,你不能這么做,大小姐和皇家結有婚約,是未來的皇子妃……”

“啪!”賀停櫻眼中戾氣一閃而過,一巴掌扇到雪嬋臉上。

“那好,你不讓大姐喝喝藥,這藥那你就自己喝了,免得浪費掉我上好的藥材。”

說著,她一手拿著藥碗,命仆婦制住雪嬋,想要把湯藥生生給雪嬋灌下去。

“住手!”

這聲音虛弱又嘶啞,語氣卻篤定,帶著難言的威勢。

賀棲梧勉力坐起身子,冷冷望著賀停柳。

賀停櫻忽的聽到這聲音,拿著藥碗的手一顫,湯藥險些撒了出來。下意識的看向床前,被嚇得汗毛直豎。

賀棲梧病暈了過去,連大夫都沒有看過,怎么就自己醒了?

醒了不說,那雙眼睛黑沉沉,陰森森,帶著幽深的冷意,莫名讓她覺得害怕。

可定睛一看,賀棲梧坐在那兒,臉色蒼白,滿頭虛汗,分明一個病秧子。

賀停柳心底暗罵,眼珠子一轉,“大姐醒了,那就把藥喝了吧。我好心好意給大姐送藥,這丫鬟攔著不讓你喝,不知安的什么居心!”

“小姐,不……唔!”雪嬋大急,想要開口阻止,被婆子用帕子堵了嘴。

賀棲梧眸底冷光一閃而過,緩緩說道:“多謝妹妹送藥過來,雪嬋只是擔心我,妹妹不要見怪。”

“不怪不怪,大姐快把藥喝了,也免得我擔心。”賀停柳催促著上前,把藥碗遞給賀棲梧,兩眼盯著藥碗,像是要看著賀棲梧親自把藥喝完。

賀棲梧接過碗,把碗舉到了唇邊,輕輕嗅了嗅,掩去一抹冷笑,猛的抬手,驟起發難。

“小姐!”

賀停櫻身旁有丫鬟驚叫出聲,可已經來不及了。

一整碗藥湯藥潑賀停櫻頭上,瓷碗落到地上摔的粉碎,發出清脆的響聲。

房里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一切就已經結束了。

賀停櫻沒有一點防備,被砸個正著,黑褐色的湯藥潑了她滿頭滿臉,她精心畫好的妝容此刻狼藉一片。

“小姐沒事吧!”

“快拿帕子過來!”

丫鬟婆子們愣住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紛紛叫嚷著,一時亂作一團。

賀停櫻自己也很錯愕,等黑褐色的湯藥自她頭頂滴落下來,她才后知后覺想明白。

她居然,被這么個病秧子大姐用藥碗給砸了!一瞬間,憤怒染紅了賀停櫻的眼睛。

“妹妹的貴重藥材,姐姐無福消受,還是你自己留著享用吧。”賀棲梧嘴角噙著一抹冷笑,慢條斯理的說道。

猜你喜歡

  1. 搞笑小說
  2. 逆襲小說
  3. 宮廷小說
  4. 總裁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总和大小